Apate.

精神病人的荒谬之论。

为什么我一发画就掉粉(...)


真实哽咽了


是两个稿子..拿来混一下更!!

请不要用噢!!!!

这应该算是半年总结..👌🏻。

惊的一🐎。我又因为画画掉粉了。


👋🏻👋🏻


八百年前的东西,你怎么说屏就屏了。💦💦

来,悄悄补档

靠啊,双社的tag为什么这么冷?!!

这不科学!!!

两个小天使在一起不好吗?!!(震声!!

请跟我磕磕他们求你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东西其实还有后续,不过以后再补

四季【社园向】

-『四季』


————————

微凉的秋风顺着从未被扣好的衣领口大肆钻入,一缕一缕如幼猫稚嫩的爪垫在抓挠。那是种冰凉却柔软舒适的触感。

      ——尽管克利切并不喜欢秋天。

克利切喜欢春天。

因为春天是花开的季节。那些被寒风紧拥了一冬的溪水终于被依恋不舍地松开,紧接着又欢欢喜喜地投入干涩土壤的怀抱中,滋养那些沉睡的种子尽快苏醒。

尽管如此,水却从不是母亲,它们只是群缺乏安全感的小孩儿而已。

因此去拥抱了这人,转而又拥抱着那人。不断地、不断地索取着微弱的安全感。

从来都是如此而已。

      ——因此,克利切其实也并不喜欢春天。

克利切喜欢夏天。

夏天是朝气蓬勃的季节。健壮的枝桠早已伸展开,只待那些稚嫩的芽叶渐渐舒展,然后彻底将丑陋单调的枝干完全遮蔽,从而向大家展示出那美丽、总会令人安心的深绿色。那是夏天万种姹紫嫣红中,绝对不可或缺的重要颜色。

然而,绿叶也从来不是无私奉献的遮荫者。它们只是高傲自满的展示者。

将引以为傲的绿色尽情展现,却从未想过将一丝一毫的地方留给那些将它们滋养长大的丑陋枝干们。

这简直毫无感恩之心。

      ——因此,克利切丝毫不喜欢夏天。

他喜欢冬天。

那洁白的、纯净无瑕的冬天。自天空缓缓坠落的雪白天使,一片一片地降临这片土地,而后将污秽的泥土遮盖起来,将肮脏的虫尸掩盖起来,也将尚且稚嫩的生命之火遮掩起来。向所有所有,不忍去翻动它们的人类,展现最纯真美好的世界。

但是,只见光,不见影。人们常常忽视光鲜亮丽表象下的龌龊。所谓雪花,也仅仅是位洁白的谎言天使。

将一片又一片谎言覆盖在种种真相之上,摆上最善良友好的表面,哄骗所有人进入美好的幻想国度,日复一日地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因此,春夏秋冬,克利切哪个也不喜欢。

    ——但他也都不讨厌。

因为在春天,那位名叫艾玛•伍兹的天使就会出现在自己眼前,出现在那个尚无生机的花园中,精心打理那些在克利切看来丑陋不堪的枝桠;

然后到了夏天,自己就会惊喜地发现,那个彷佛是荒芜的花园中竟充满了生机。姹紫嫣红的花朵与浓郁堆积的绿叶,克利切开始爱上了这些东西;

但是到了秋天,总归会有些惋惜。因为这个时候,姹紫嫣红的花朵们早已枯萎,而堪堪挂在树枝上几近干枯的叶子也摇摇欲坠。尽管如此,也不用伤感过多,因为那位美丽可爱的小姐又开始活动了。她总是会捧着不知哪棵树上采摘下的野果,捧得满怀,然后就近坐下,就坐下那些干枯落下的树叶堆上。这个时候它们就会变成世界上最为舒适的垫子,坐上整整一天也不会感到任何不适;

最后,来到了冬天,在这个寒冷异常的季节中。似乎任何生机也无法在花园中长久地存在下去。这种时候,人们就成了唯一的活力来源,而伍兹小姐是克利切的唯一。克利切总喜欢坐在冰冷结冰的石楼梯上,因为这个地方有足够好的视野空间。能够将冬日篝火舞会上,那位身着长裙,雀雀起舞的美丽少女的身影,尽数纂刻脑内,不会遗忘。




————————




    ——所谓四季,在一些人眼中,是的确没有任何闪光点的。对吧?



    ——但往往这些人心中,都会像克利切一样,满满登登地装着一个足够美好、能够打败所有不愉快的人。






————————




      ——“而对于克利切而言,这个被深埋心中的名字就叫作:艾玛•伍兹。”

END.

看,这是什么?
——这是内测裘克崽崽。